1. <li id="81pzh"><s id="81pzh"></s></li>

    1. <dl id="81pzh"><s id="81pzh"></s></dl>

    2. <dl id="81pzh"></dl>
      <dl id="81pzh"><ins id="81pzh"><strong id="81pzh"></strong></ins></dl>
    3. <li id="81pzh"><s id="81pzh"><strong id="81pzh"></strong></s></li>

        1. <li id="81pzh"></li>
          <dl id="81pzh"></dl>

            1. <rp id="81pzh"></rp>
              <sub id="81pzh"><track id="81pzh"></track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81pzh"></dl><dl id="81pzh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81pzh"></dl>
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81pzh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您好,歡迎訪問天津市道特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官網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服務熱線:022-23256533
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>業內觀點分享>一個人內心開始強大的4個跡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人內心開始強大的4個跡象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批判性思維,是內心強大的武器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有段時間,我經常處于極度焦慮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媒體時不時地發一些什么“同齡人拋棄”“階層固化”“收割韭菜”的文章,每次都讓我細思恐極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自由職業。有次某牛人語重心長地跟我講,自由職業會死得很慘,最終你極可能創作靈感枯竭。然后我就陷入恐懼之中,搖擺不定,尋思要不要出去找個工作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種恐懼,導致我既沒用辦法安心寫作,也沒有辦法認真去找工作。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有一天,我讀了一本書,《學會提問》,書里的觀點解除了我的焦慮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本書說,如何建立批判性思維,有一個很關鍵的點,就是我們要知道,每個人在提出觀點時,都有預設的價值觀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告訴我自由職業會死得很慘的大牛,他的價值假設,其實是“人的創作靈感,來源于工作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我們判斷一個人的觀點時,必須先去探尋對方的價值立場是什么?這樣的價值立場正確嗎?你需要接受這樣的價值立場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我們有能力去反駁一個觀點的時候,才能真正理解一個觀點,也才能決定接受,還是堅守內心。如果不去發現觀點背后的價值觀,我們就很容易被觀點綁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次出來一波刷屏級的爆文,每次聽到別人說點兒什么,我們就很容易跟著焦慮失眠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提斯德內說: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思想是比任何東西都堅固的城墻,因為它絕不會倒塌,也不會交到敵人手中去。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走出穩定,擁抱不確定性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活中,我們有很多人,在日復一日的穩定工作里,失去了適應變化的能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朋友孫荀,在煤企工作了十多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效益不好,工資發不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建議他辭職,另謀出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米八的哥們,卻捂著臉,脆弱得像個孩子,他說自己還能做得了什么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山收費站下崗姐姐說:“除了收費,啥也不會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很多人面對變化時,內心恐慌的根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在那份虛構的“穩定”里,我們以為歲月靜好,現世安穩,所以安逸地朝九晚五,安逸地吃喝玩樂,安逸地做一只被溫水煮的青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變化降臨時,瞬間手足無措,崩潰彷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盲目追求穩定,人就一定會失去抵抗風險和變化的能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狄更斯說:“這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句話放在今天再合適不過。這個時代,知識周期不斷縮短,人工智能虎視眈眈,跨界競爭也越來越激烈,羅胖在跨年演講里說“你甚至都找不到對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能你今天做的行業,明早醒來,就成為時代的過去式。打敗你所在行業的,可能是你從來沒當成對手的路人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理學上有一個詞叫“現狀偏見”——幾乎所有人都有一種思維傾向,不喜歡冒險,喜歡維持原狀。這是我們大腦程序里的一個巨大bug。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內心真正強大就是要對抗我們的本能,別貪圖穩定。當一個人有能力面對隨時出現的變化時,他的內心才能變得強大起來。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學會放手,進入下一站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兩天,朋友麥子和我說,老公有了外遇,提出離婚。她拒絕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盡管她也知道,婚姻早就名存實亡,也再無幸福的可能,但她就是不甘心,她的青春都給了老公,憑什么現在拱手讓給外面的妖艷賤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麥子咬牙切齒,滿臉的鼻涕眼淚。她放不下自己的點滴付出,放不下消逝的歲月,以及歲月里支付的厚重情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就像緊緊的抓手,抓住她無法向前走哪怕一小步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起我曾經的一段經歷,盡管是關于工作,但其實很多事情都有相通之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我本科學的是法學,畢業那年埋頭苦學,幾乎是頭懸梁錐刺股,終于順利通過國家司法考試,取得了資格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著,我找了律所,開始實習。但我每天都過得非常痛苦,因為我特別討厭東奔西跑,也不喜歡和人接觸太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班成了我最恐懼的事情,無數次想放棄,卻又下不了決心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已經投入了那么多時間精力,四年大學,又是孤注一擲的參加考試,司法考試又那么那么難,要放棄就意味著,過去的一切作廢,努力付之東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繼續是苦,放棄也是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幸運的是,我最終還是下了決心,放棄了不喜歡的律師職業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國作家佩格·斯特里普寫了一本書叫《放棄的藝術》,書中提到,大部分人都有兩種普遍的心理:害怕沉沒成本和厭惡損失。這兩種心理作為前后關系,緊緊聯系在一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們在決定是否放棄一件事情的時候,會特別在意:自己是不是已經在這件事情上有過大量的投入。過去的投入,就是我們付出的成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放棄就意味著成本付之東流。我們每個人都本能地厭惡這種損失。這就是為什么我們寧愿在痛苦中輾轉反側,也下不了決心放棄過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堅持并不一定明智,放棄并不可恥。積極放棄,是重要的人生選擇之一。下一站,自有下一站的風景。懂得適時放棄,人才不會陷在泥潭里。
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雪莉·桑德伯格(Sheryl Sandberg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任克林頓政府財政部長辦公廳主任、谷歌全球在線銷售和運營部門副總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任Facebook首席運營官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謝麗爾·桑德伯格,福布斯上榜的前50名最有力量的商業女精英之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畢業典禮上,她發表演講時說: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比我們知道的自己更脆弱,但同時我們也比我們想象中的自己更強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人都能背出尼采的這句話: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兩句話,其實都是在說,我們每個人,在面臨困境時,都比我們想象中,更有能力活下去,甚至是活得很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這么說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反脆弱》這本書講了一個很顛覆的道理:人在經歷了大起大落之后,如果沒有被殺死,那么這個人就會擁有一個更強大的“生存系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風會熄滅蠟燭,卻會使火越燒越旺,人其實也能從波動和不確定性中獲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時候,讓我們內心支離破碎的,正是生活中一些突如其來的變故,猝不及防的災難。身處變故中,我們仿佛掉入了混沌的無敵黑洞,漫漫無期的痛苦中,看不到一絲一毫的亮光。明天,再也不是另外一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們能改變信念,堅信自己能夠對抗變故,而且還能在變故中變得更強大,那我們就可以看到裂縫里透進來的亮光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個復雜多變的世界里,如果我們的內心不夠強大,就會被時代裹挾著,猶如浮萍,不知道去向哪里,隨時可能被大風大浪吹走拍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很喜歡羅斯福夫人說過的一句話:“除非你愿意,否則沒人可以傷害你”。歸根結底,能夠傷害我們的,其實也唯有我們自己。